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写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0|回复: 0

[音乐人生] 总编辞职做音乐人:不会写稿的歌手,不是好娱乐总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5 08: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孙丽雯   来源|蓝媒汇

“南方,四月过半,最后一场倒春寒被暖风卷走,大街上长满了白晃晃的腿。我从喧闹的夜市穿过,灯光迷乱、人影恍惚,像极了一些旧日时间。而我曾经拥有的繁华和朋友在嬉戏与酩醉中——谢幕,有些竟也永不归还。”

2015年4月17日,作为《南都娱乐周刊》副主编的蒋明,在微博发出了这样一封信,带着他的念想与生活,从南都辞职,开始了他想做的音乐事业。

蒋明,生于七十年代的西安人,曾在音乐的路上跌跌撞撞。早在1996年,就签过公司,出过专辑和演出。在那个文艺歌手生不逢时的年代,他在音乐路上还是失败了。

带着些许失望的他,在现实面前不得不向生活低头。1997年,他背上行囊,对故乡西安道一声珍重,便离开了北方,南下到两年前自己曾经去过的广州。

在机缘巧合下,蒋明进入了《南都娱乐周刊》做起了编辑,一做就做了十几年。已不再年少轻狂的他却未曾放弃自己喜欢的音乐事业,2011年他发行了第一张专辑——《再见北方》 。

这个北方的游子,在南方的潮湿与繁华中回忆着过去。他唱着长安,唱着夕阳,似乎还在做着年少未完成的梦。

可他说自己是一个反梦想者,从来不觉得梦想是多美好的东西。他用优美的措辞描绘出生命中的残酷。作为一个写作者,他觉得只要自己写的东西表现了自己某一个时间段所发生的事情和心境,这就是好的。

蒋明说过,《再见北方》中的很多歌都是他十几年前的创作。那个时候的他,在现实中踉跄。虽然身为《南都娱乐周刊》副总编,但他一直带着那颗执着而又敏感的心,在音乐路上闯荡。

已到中年,早就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也有人不能理解为何他放下副主编的工作去做一名歌手,他没想过自己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能在音乐圈有多大影响力,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写作者,用他的本性去做这件事,把自己想写的文字谱成了歌而已。

2011年, 他与三五好友,组建了“空山乐队”,并在2013年发行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罔极寺》。

这位历经沧桑的北方诗人,在心底酿出了一杯醇厚而香浓的酒。在南国生活了十多年的他,依然想念着北方的棱角分明和大雪纷飞,回忆着自己的故乡生活,用他的歌唱起了他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人生。

现在,他毅然决然辞去了南都副主编一职,继续去远方与音乐一起流浪。他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作个揖,道一声幸会幸会,挥袖游远。

蓝媒汇:听说你家里是艺术世家,这是不是对你走上音乐路也有影响?

蒋明: 不能说有绝对的影响,但是我从小听到的,看到的东西至少让我在基础知识上有些启蒙。但是我觉得后天的因素占了一大半,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成长因素都决定着我发展的趋向。而家庭的先天因素像基因一样埋着,在遇到好的环境的时候就会发芽。

蓝媒汇:当初是如何从一个歌手走上媒体人这条路,现在为什么又从媒体人做回歌手?

蒋明:我在94年前后就做过音乐,那个时候也有过专辑,还参加过各种演出。但是那个时候各方面条件都不太成熟,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就放弃了。

在我唱歌之前,我也在广州待过差不多两年时间,也算是有一个自己的根据地,然后做音乐失败后,我又回到了广州。

因为机缘巧合,那个年代所有的媒体都不太成型,特别是纸媒,不知道怎么去做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媒体。在当时那个背景下,很多人也没有条件专门去大学去学这个专业,所以只能靠慢慢摸索,在摸索的过程中需要各种人才去建立一个体系。刚好当时我在广州,能算的上是又能写,又懂音乐圈的人,而南都又要做一个关于音乐的板块,那个时候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所以我自然而然就走上了娱乐媒体这个行业。

至于后来辞职去做音乐,大家都觉得你不做一件事就该去做另外一件事。也有人问过我又做音乐又做媒体会不会觉得很分裂。但是我觉得因为我本身就是很能协调好所有一切事情的一个人,所以在思想上和时间上这两件事也没有什么冲突。

很多人把我的辞职理解为要专心去做音乐,但是我自己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做歌手和辞职没有任何关系,辞职只是我不想把精力花在我干了很多年并且现在不太想干的事情上。

蓝媒汇:现在决定辞职和之前陈朝华的辞职有没有什么关系?

蒋明:和陈朝华辞职没有任何关系。我本来应该是在他之前辞职的。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就决定辞职了,他辞职时候我就怕大家会有什么想法,所以还故意往后拖了一段时间才办理的辞职手续。

蓝媒汇:被称为中国当代最具传统文人风骨的民谣歌手, 在做编辑的这十几年中,对自己的音乐创作有没有什么影响?

蒋明:我觉得做编辑,尤其是做娱乐编辑,对我的创作是没有任何影响的。而自己看的书和感受到的世界才会对创作有影响。至于自己之前的工作,对创作是没有任何影响。

蓝媒汇:现在民谣歌手也有很多,你觉得你的优势是什么?

蒋明:我觉得我没有任何优势,年龄大,长得也不帅,唱的又不好,写的也不深刻。我从来不想和任何人的歌曲相比较,只要有人听自己唱歌就好。

也有人问过我有没有想过自己能在创作上走多远,说实话这也想过,但是从来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因为我真想明白了就不是我唱歌的初衷了,我主要是把写作放在第一位,我只是把我想写的文字谱成了歌而已。很多时候我更愿意说自己是创作型,所以也不在乎自己在歌坛或者是民谣的圈子里有多少分量。不管别人怎么去看你的东西,或者给你什么定位,只要好好去写好自己的东西就好。

蓝媒汇:你前两张专辑中都体现人生的一些东西,在第三张专辑中,风格是会延续前两张还是会做一些改变?

蒋明: 我的歌词都是用优美的文笔来写一写残酷的事情,作为一个想写东西的人,只要你这一段时间写出来的东西反映了这段时间的心态和状态就可以,至于里面有没有什么附件的东西,我个人觉得不重要。

第三张专辑风格肯定是不会改变的。我喜欢的风格我就会一直做下去,如果我在我的风格上做太多的尝试,这就和我的本性不太一样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好多的写作已经跟现实的无关了,我更愿意去写心中很多隐秘的东西。新专辑是一种状态,如果硬要说是风格还是民谣。我喜欢这种表达方式,其他的表达方式我也不是很认同,如果不喜欢的一种表达方式,也做不了这类音乐。

在新的专辑可能还会写跟故乡有关的东西,包括人生,宗教,东方文化的很多东西都会涉及。我看到的一件事如果我有感悟,我就会去把它写下来。

蓝媒汇:作为《南都娱乐周刊》副主编,现在全职做音乐人,如果今后成名了被自己手下的同事一直跟拍,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蒋明:一般情况下记者跟拍的都是明星,我觉的我们不是什么明星。如果按照记者的标准来衡量的话,我们是没有价值的,所以这个情况发生的几率比较小。

蓝媒汇:你之前也是乐评人,为什么在自己做音乐之后基本不怎么写乐评了?

蒋明:可能是因为懒吧。原来喜欢音乐你就会写评论来表达自己,现在自己可以做音乐了,在音乐上的想法都可以直接表达出来了,就不一定在去屑这种乐评了。

而且现在跟当时那个年代也不一样了,现在大家都比较习惯看短文,但乐评得是那种正儿八经的技术性的乐评,起始没有多少人喜欢看,这就是网络时代带来的改变。

原来人们是先去了解一个东西然后再真正的接触它的本质,以前我们是先看了一篇乐评,然后去听一首歌,或者在听一张专辑之前要先去找一些资料,了解一下歌手的背景,先去看再去听。

但现在大部分人连一首歌都听不完,在网上碰到就听一下,有的当做当做背景音乐,有的把音乐链接发到朋友圈,其实已经很少有人认真的去看这种分析的文章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必要去真正的去写这种东西了。

蓝媒汇:新的专辑大概在什么时候发?

蒋明:做专辑不是一个流水线作业,顺利的话五六个月就能做完,但不顺利的话做上两年也是有个能的。就是看能不能顺利的做完,争取今年把它做出来。

蓝媒汇:从南都辞职以后做音乐的时间也比较多了,你对于今后有什么打算?

蒋明:其实一直以来我做音乐的时间都挺多的,对于未来我没有任何的打算。很多人是辞职以后开始创业,但是我们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创业了,大象音乐现在就是一个小公司,但他的业务其实是很忙的,包括做音乐节,接单子,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的巡演也是大象音乐要做的一部分,所以今年夏天和秋天会有巡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写歌网 ( 粤ICP备06097729号

GMT+8, 2018-10-19 20:56 , Processed in 0.35714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